颜月溪世界都不急,你急什么? 好读|-就业创业帮帮帮0条评论

2019年04月15日   分类:全部文章   16人浏览

颜月溪世界都不急,你急什么? 好读|-就业创业帮帮帮

颜月溪


文|马徐骏
在国内开车,容易感染一种病:路怒症。
刚上路的人,很难不被这种氛围所感染。路怒症从握住方向盘的那一刻开始发作,一路摁喇叭,深切问候他人,以及其直系亲属们,心里满满都是先除之而后快的腾腾杀气。
开车得有佛心,最好能把每一次上路看做一场艰苦的修行。这样,才能忍得住拥堵的路况。突然变道不打方向灯、闯红灯抢行、各种见缝插针,甚至还有敢在高速公路上倒车出匝道口的……你忍不住怀疑一些人的驾照,是不是遛狗的时候,在街上捡来的。碰到不守规矩的司机,你又不好跳下车理论一番,或者干脆捶他一顿,只能狂摁喇叭,发泄心中的愤懑。
一个在中国生活多年的美国人,风趣地描绘中国这种特殊的摁喇叭文化:“一个简单的喇叭声,至少能够表达十种不同的东西。一下短促的‘毕’声,用以表示引起注意。连续两声‘毕毕’,表示愤怒。如果是一阵特别悠扬的‘毕’声,表示驾驶员遇到交通拥堵,已经没有边缝可钻,巴不得所有的人和车全部消失。如果有‘毕’声回应,说明他们动弹不得。另有略带口吃的‘毕毕’声,表示驾驶员除了痛苦,再无别的感觉。还有一种事后才摁一下的‘毕’声,一般是新手们的做法,他们通常反应迟缓,没来得及摁喇叭,刚出现的状况,就已经自行化解……”
美国人开车历史更长,汽车文化有别于中国,他们开车很少摁喇叭。有一次,我在美国开车,享受到美国人难得的喇叭声款待。
在西海岸的旧金山的一个十字路口,我们一个车队四辆越野车,我是车队的第二辆。前车冲出路口的时候,我想也没想,跟着前车一脚油门冲出去。刚开到路口一半,擦着我车的后保险杠,过去一辆大卡车,就是《变形金刚》里擎天柱那种,拖着两个大集装箱,差点把我连人带车变成大头贴,平铺在异国他乡的柏油马路上。
那个司机探出头来,亲切地朝我挥拳头、竖中指。我猜,他肯定问候了生我养我的爹妈和我勤劳智慧的祖先们。
我当时完全蒙了。后车导游在步话机里,帮着司机愤怒地谴责:你小子不要命啦?
停车后,导游心有余悸,告诉我刚才的情况有多危险。美国的街口没有太多的红绿灯,会车基本都靠自觉,横着过一辆,竖着过一辆,再横着过一辆,彼此默契,井然有序。
我终于理解为什么一个美国朋友把开车的亚洲司机列为最不敢招惹的地球生物之第三名;位列第一、第二的,分别是恐怖分子和生理期的女朋友。
车品,像是每个司机心态的缩影。
音乐人高晓松说,中国人开车抢道,美国人开车遵守规则,大家都是7时30分到家,时间上差不多。在美国开过车才知道,高老师完全是乱扯。花费同样的时间,在中国,恨不能把路上的司机全都灭门,你争我夺、死去活来,也就是开了三公里路。人家美国兄弟气定神闲,已经跑完一个马拉松。
何况满心怨气地压抑着砍人的冲动,和气定神闲地握着方向盘,知道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车位和道路可以开,天蓝云白,岁月静好,生活质量能一样吗?
有一天,我在上海开车出门,又被堵在没有出任何事故的高架桥上,身边的车都在摁喇叭。那一瞬间,我忽然读到司机们的心声。
在这片土地的每条路上,每个人都怕错过什么,或是被落下,大家唯一确定的就是:不能原地待着,必须做点什么,哪怕一味往前开会迷失方向。
于是,人们急着启动,急着赶路,急着甩开别人,催催赶赶,骂骂咧咧奔忙许久,发现已经忘了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出发。
只是,世界都不急,你急什么?

转载请注明:颜月溪 » 颜月溪世界都不急,你急什么? 好读|-就业创业帮帮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