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月溪丑妃(第28章)-苏落日记0条评论

2019年04月15日   分类:全部文章   164人浏览

颜月溪丑妃(第28章)-苏落日记

颜月溪
海东青
舒婕妤狼狈万分,满头是血,跌跌撞撞朝殿外跑,来之前她已做好充分应对准备,情感酝酿得格外充沛,桩桩件件都预备好了,唯独漏算了这一出,她万万没有想到,丑妃竟已恢复记忆了。
一字落错,满盘皆输,走到如今这步田地,这盘棋算是彻底被自己给毁了。
她失魂落魄,头上簪花掉落也不曾察觉,自己的荣宠与母家的荣耀,毁于一旦,怪只怪她从一开始就看走了眼,跟错了人。
踉跄之间,不知不觉竟已走到荣园别院后身,那处从前是给前朝妃子们听戏的所在,如今前殿作为接待王爷诰命住宿之处,后院已荒废了,无甚院墙遮挡,唯独春日里树木新叶茂密,便于藏身隐匿。
院中正有一名男子在练剑,剑风过处,惊起一片飞鸟,舒婕妤连忙躲避在灌木间,朝院中看去——男人剑法大开大阖,走的尽是刚猛路子,每一剑横扫而过,倶能激起劲风,带着枝叶抖动,忽而藉力飞跃,身如利箭离弦,潇洒恣意。
一炷香后,天空中一只鹰隼盘旋,他收剑归鞘,银面具发亮,扬起手臂接下那鹰,舒婕妤捂住口鼻,那竟是一只通体雪白的海东青!海东青四百年方出一只,是万鹰之王,还要由主人亲自熬鹰,一生只认一主,向来为君王所用,通体雪白的更是少见。
舒婕妤见那男人自海东青腿上解下一物,方要瞪大眼睛,仔细看去,却忽听耳边一阵罡风刮过,眼前一白,转瞬之间,一只大手已扣住脖颈!舒婕妤迟迟未回宫,宫女左右等不到主子,只得派宫中数人去寻,一路沿着莲花池寻到凤鸣阁,始终未见踪影,却看见路上零星血迹,越找越是心慌。
天渐黑了,宫女隐约见地上一处物什闪闪发光,走近去拾,竟是舒婕妤今日所佩戴的簪花,那簪花还是她亲手给主子插上的,如今上头沾着血,格外阴森恐怖。
“找到了!”
太监的声音尖细发抖,他望见草丛中露出一双脚,那是舒婕妤的绣鞋。
“娘娘,娘娘……”
宫女奔过去,口口声声唤自己娘娘,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一声极度惊悚的尖叫!“啊——!!!!”
“娘娘——!”
太监们抱头鼠窜,尖叫声交织成一团,仿佛尖利的篦子刮擦铁板,让人毛骨悚然。
舒婕妤死相极恐怖,脑袋转了半圈,背在背后,脖颈间皮肤爆裂开,鲜血已干涸了,面上没一丝血色。
她的眼睛被生生挖了,只剩两个空洞的血坑,几只绿豆蝇嗡嗡纠缠,趴伏在坑里吸那些恶心的脓液。
抬尸的两名太监都吐了。
宫门下钥,皇城轮罩在阴冷的死气中,舒婕妤尸首被抬到合宫门外,白布遮面,舒家要讨一个说法。
舒老大人挟妻带母,带领舒家上下直系旁系,长跪于武门,求圣上究出杀女凶手,务必将此人绳之以法,以还舒婕妤天理公道。
谁都明白舒老大人的意思——舒婕妤是在见了段灵儿之后失踪的,她的死,与未来的皇后娘娘脱不了干系。
“小女死的冤惨,”
舒老大人老泪纵横,“求圣上,还小女公道,给舒家一个说法。”
未完待续
(麻烦苏落粉们看完本章后,看在苏落这么辛苦更文的份上,帮苏落动动小手,点下本章末尾下面的小广告,谢谢你们啦)

转载请注明:颜月溪 » 颜月溪丑妃(第28章)-苏落日记